有愈來愈多的不同腫瘤對於免疫治療露出曙光

(ps. 從黑色素瘤、肺癌、淋巴癌...等等)

但是免疫治療仍是相當昂貴的藥物治療

若是可以預測(predictive)哪些病人可以受惠於這樣的治療

而不是全面使用  亂槍打鳥  

對於可能不能受惠的病人免除副作用以及醫療經濟學 皆有偌大的幫助

與 2015 ASCO 同步發表於 NEJM

是一個  第二期臨床試驗 (phase 2 clinical trial)

[測試藥物] PD-1拮抗劑 : pembrolizumab

[病人族群] 41位進展性的癌症病患, 比較多是大腸直腸癌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分為 MMR缺乏(deficient)、MMR充足(proficient)

*** MMR (mismatch repair) : 為細胞DNA受損後的一種修復模式

       MMR缺乏,代表細胞修復突變的能力較差,所以累積的突變會較多

       MMR充足,則累積的突變較少 ***

[結果]  MMR缺乏  vs.  MMR充足

(I)  大腸癌-反應率  40% vs. 0%   (非大腸癌而MMR缺乏: 71%)

(II) 大腸癌-無進展比率   78%  vs. 11%  (非大腸癌而MMR缺乏: 67%)

(III) 平均無進展存活期    未達到 vs. 2.2個月  (HR 0.10; P<0.001)  (如下圖)

(IV)  平均整體存活期    未達到 vs. 5.0個月 (HR 0.22; P=0.05) (如下圖)

(V) 全基因序列分析   1782個突變  vs. 73個突變  (如預期  MMR缺乏者突變較多)

mmr  

[結論]  MMR的確可以當成免疫治療 : PD-1拮抗劑的臨床預測因子 (clinical predictive factor : biomarker !!)

             MMR缺乏者  可以預期PD-1拮抗劑的效果愈好 !!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ngogo 的頭像
mingogo

血液腫瘤筆記本

mingo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